主页 > V蹭生活 >被诬赖欠债遭禁锢勒索‧美容师不满4年未破案 >

被诬赖欠债遭禁锢勒索‧美容师不满4年未破案

被诬赖欠债遭禁锢勒索‧美容师不满4年未破案(森美兰‧芙蓉5日讯)一名华裔男美容师声称,他四年多前以2万令吉出让店铺后,可是钱还没收完,他却反遭人诬赖欠钱,并遭十多人殴打及禁锢5天。他幸运地从厕所窗口跳跃逃生,原以为报了案,警方就会捉人破案,无奈查案官都换了4个,期间更出现证据不足、嫌犯口供和验伤报告不见了、查案官与嫌犯相识等问题,以致案件至今未破。美容师自禁锢殴打事件后,心灵留下阴影及恐惧,前后花了逾万令吉接受心理治疗。由于嫌犯皆获释放,他日夜惊恐,4年来除了警局,他不敢踏出家门,连工作也没有,如今头髮长及腰,他也不敢出外修剪。这名来自芙蓉的事主陈先生(35岁)週二在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,他不甘心案件继续拖延,因此决定挺身而出揭露整件事,希望案件儘早破案,让他可以重新生活。陈先生申诉,他于2008年以2万令吉出售本身位于柔佛的美容店。当时买家给了他1万6000令吉,尚欠逾5000令吉未付清,不过,他还是把店交给对方。遭禁锢5天“当年4月我开车向买家追讨尾数不果,接着就被人持武器砸碎车镜。同年12月,有一天我站在屋前,突然来了两辆车,一辆坐着一名华人,另一辆坐着一名华裔及3名印裔。"“其中两名华裔是我出让美容店时认识的,他们分别来自芙蓉及沙登。"他说,其中4人二话不说就对他拳打脚踢,还把他拖上车载去沙登。期间车里的人不断指他欠2万令吉,让他莫名奇妙。抵达沙登后,他又遭十多名华印裔殴打超过一句钟,然后这批人还致电向他的家人勒索2万令吉。他的家人害怕之下,唯有报警。他声称,他事后被载至斯里肯邦安一个拥有3层楼的商业区禁锢长达5天。楼下是一间餐馆,每天至少有两人在楼上楼下看守着他。“直到第5天,家人还未付赎金,我趁看守我的人出外买东西,便挣脱手脚的绳索,从厕所窗口跳下一楼,再登上一辆德士逃至巴生向朋友求助。"他指出,回到芙蓉后,他马上到芙蓉警区报案,警方带他到医院验伤及拍下他身上的伤势。过后,一名查案官拉邦向他录取口供时,竟然讥笑他说“为何你的身价如此便宜,才2万令吉",让他不满警方的问话手法。安排认人却无主嫌陈先生声称,他报案两週后,警方的调查毫无进展,但是他的住家却来了一辆坐着3名华裔的汽车,其中一名华裔还是绑架他的人。虽然警方较后安排他认人,但是当中没有主要嫌犯(绑匪)。他说,他问查案官为何不安排主要嫌犯让他辨认,查案官回应“你不认识他,所以不需要",让他觉得事有蹊跷。他指出,这3人当时来到他家,举止犹如阿窿,不断向他住家泼漆、剪锁头及烧车,他怕得马上致电给查案官拉邦,没想到拉邦声称他在休息,让他很不满。“我转向芙蓉警区投报,当局立即派警方到场,把滋事的3人逮捕返警局。"随后,他和妹妹一同前往警区再度报案,翌日查案官拉邦传召他和妹妹到警局辨认嫌犯。“可是查案官只安排其中两名嫌犯让我们辨认,主要嫌犯(绑匪)却不在场。我认不住这两名嫌犯,只有妹妹确认这两人是滋事者。"4年不敢出门没剪髮陈先生自2008年遭殴打及禁锢后,内心留下磨灭不了的阴影及恐惧,他4年来不敢出门,连头髮也不敢出门剪,所以现在留了一头及腰的长髮。他也没有工作,还花了逾万令吉接受心理治疗。他声称,就算他不出门,还是有人放风声给他的家人,要他小心。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说,他是两三週前接获陈先生的投诉。他已经致函芙蓉警区主任及森州总警长,询问为何陈先生的案件拖了四年多仍未破案,希望警方给予合理解释,但是警方至今没有回应。验伤报告受伤照片失蹤陈先生说,他的案件从2008年开始拖了两年都没有下文,他便于2010年12月向森州行动党主席陆兆福投诉,而陆兆福协助他致函芙蓉警区主任赛夫,可是等了8个月仍无音讯。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,他当年的验伤报告及受伤照片全不翼而飞,而且警方没有到他禁锢的地点搜取证据。“我和陆兆福一同前往芙蓉警区见赛夫,再次申诉我的案件没有深入调查,包括不获辨认绑匪及口供不完整。"他指出,赛夫立即吩咐高级查案官黄发年(已故)接手调查,而黄发年了解案情后,便援引刑法385(使人恐惧受伤以进行勒索)条文展开调查,同时迅速逮捕一名华裔嫌犯。“这名嫌犯是于2008年上门捉走我的人。可是,他被扣留了3天后,便答应转做污点证人。我当时还以为案件终于有起色,不料黄发年查案官指证据不足,需要通缉我之前辨认不出的两名嫌犯归案。"查案官指嫌犯口供书不见了陈先生说,第三个查案官阿兹曼调查后告诉他,之前答应做污点证人的嫌犯口供书已经不见了,由于第一个查案官与嫌犯相识,因为怀疑是他做了手脚。可是,几经辗转,现在此案又重新交给第一个查案官调查。他指出,第二个高级查案官黄发年过世后,他再向芙蓉警方刑事调主任蓝南投诉案件进展,结果案件就由另一名查案官阿兹曼接手。“这回阿兹曼竟告诉我,之前答应做污点证人的嫌犯口供书已经不见了。"他披露,他不满芙蓉警方办事不力,于是去年转向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投诉。武吉阿曼把案件交到森州警察总部处理,并由森州刑事调查主任韩丹负责。“我会见韩丹时,对方当场致电给第一个查案官拉邦,要后者呈交案件的相关资料以做深入了解。"他说,事隔两天后,森州警方通知他说案件已有眉目,警方会援引刑法395(结伙抢劫)条文及323(自愿致伤之处罚)条文调查案件。“警方证实查案官拉邦与涉案的其中一名嫌犯是相识的,怀疑这名查案官在案件中做了手脚。翌日我获悉拉邦已被调到日叻务警区,拉邦也亲自登门向我致歉。"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现在他的案件又重新交给查案官拉邦及阿兹曼联手调查。警通缉涉案者芙蓉警区主任赛夫指出,副检察司已经援引刑法347及323条文提控涉案者,惟涉案者已经逃之夭夭。“警方会申请逮捕令通缉涉案者,而警方已经向事主陈先生解释。"‧2013.02.06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