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蹭生活 >思考模式如何影响人生?论「客观事实」与「参与未来」两种世界观 >

思考模式如何影响人生?论「客观事实」与「参与未来」两种世界观


从小到大,我和朋友或同学讨论事情时,都会挺注重讲出来的话是不是正确的。一句话如果说出来不是绝对正确的,就像是做错事情了一样。

当我描述事情时,我习惯说:「没有意外的话,这东西我3天后应该可以完成」、「这个做法,我想应该可以增加营收」,因为世界上没有100%一定会发生的事情。而当我用一些不确定性的字眼不把事情说满的时候,逻辑上解释起来就算是正确的。

记得国高中的逻辑题,都会有些「真假问题」,如:

就逻辑上,答案会明显是3, 陈述的是「不确定性所保留出的真理」。

「没有意外的话,这东西我3天后应该可以完成。」 这句话的意思是:如果有什幺意外发生,我3天后没有完成就不算是说假话,没有人可以怪罪于我,因为我做的事情和我之前保证的是吻合的-我保留了不确定性。

但如果我说「这东西没问题,我3天内会完成」,万一发生什幺事情让我进度延误了,那我不就食言了?不行不行,从小到大老师就教我们不可以说谎,世界上总会有个万一,我们不可以乱开可能无法兑现的支票。

第一句话陈述的是不论如何都为真的真理,身为不信口雌黄的人,我习惯这样描述事情,因为诚实是美德,是从小就深根蒂固在我们心中的戒律。只要苏格兰有一只白羊,我们就不能说出「苏格兰的羊都是黑的」这样的话;而只要没有数过苏格兰的每一只羊,我们就不能说出「苏格兰的羊大多是黑的」这样的描述。

虽然自己习惯这样,也常听自己的同学用这种方式说话,但仍隐约觉得这样的方式哪里不好。

前几天偶然看到一篇文章,是Winston写的,标题是:〈台湾工程师在美国硅谷学到的震撼教育:最难的不是技术,而是他们所谓的「自信」〉里面有一段写到:

当然我很不喜欢凡事都挂上「美国人好棒棒」、「台湾人奴性重」这种贴上标籤的分类方式,但就我之前和美国同事相处的经验来看,他们的确在说话时大都说:「Yeah, I can handle it.」、「No, problem. I can do it.」这样的经验当然不能涵盖到所有美国人身上,但就我所接触的这些人,他们的确是有文章中提及的那种说话自信。

就我解析,这两种说话态度其实对应到两种世界观(或说Mind Set)。这两种世界观就像是「固定型思维模式」(fixed mindset)对「成长型思维模式」(growth mindset)一样,是完全不同的,代表的是文化、习惯、思考模式上的一种惯性。关于「成长型思维模式」可以参考这一篇文章,代表的是一种相信透过努力,自己的能力便可不断提升的思维模式;相反的,「固定型思维模式」则代表相信自己的能力是固定值。

而我认为这两种说话态度,其所对应到的世界观分别为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与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。

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代表的思维是:透过评估和观察,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出现有情势下将会有的结果,「我」的角色在其中只是这个情势的一部份。但未来情势瞬息万变,没有人能说得準,身为情势中的一部份,我们可以在众多可能的选择之中,选取可行性最高的选项,并从中获取最好的结果。

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代表的思维是:我观察到现在情势如此,但未来情势应该要是我理想中的样子,「我」的角色是参与现在到未来的人,不管接下来遇到什幺事情、也不管现在有什幺选项,我扮演的角色需要用尽办法,来让未来的一切实现。

如果用考试的题目来说,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的题目会是:

解题的过程包含解读形势>套用理论>得到必然的结果,「我」这个角色并不在其中。而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的题目会是:

解题的过程包含解读形势(人的成分重)>了解原因(人为何这样做)>做出自己的判断和解释,「我」或是其他「人」的成分是重的,而理解他们为何这样做,是思考了解的重点。

同样一个历史事件,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关注的重点会在于这件事情发生在什幺年代?谁参与了?发生了什幺事情?而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关注的重点,则在于事件为什幺发生?各方观点是什幺?是不是可能被改变?

绕回Winston所写的〈最难的不是技术,而是他们所谓的「自信」〉,难道那些说话不带「可能」、「或许」的人,他们真的有比较多的「自信」吗?我认为不是,这只是思考方式不同所带出的言语罢了。

如同文章开头所说的,我是一个习惯在话语中带上「应该」、「或许」的人,但我并不认为我在讲出那些话时,心中缺乏完成任务的自信。我会讲出这样的话,只是顺应着从小考试、教育十分着重教导给我们的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来描述事情。由既有条件和线索,选出正确机率最高的答案,因为在考试中,要拿到高分的秘诀就是不要让自己的回答中出现逻辑上可能的错误。

思考模式如何影响人生?论「客观事实」与「参与未来」两种世界观

所以别人问我:「这任务你3天之内能够完成吗?」我会说:「没有意外的话,3天内应该可以完成。」这是因为我用客观事实来回答这个问题,这是一个惯性的思考(由考试养成)、惯性的回答。

但如果这个人问另外一位同事说:「这任务你3天之内能够完成吗?」这位同事回答:「没问题,这东西3天之内我可以完成。」讲这话的人真的有100%的把握,不管刮风下雨、受伤生病,3天之内都会完成吗?

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有100%的把握,但这不重要。因为他知道,对方并不是在问他「任务能不能在3天内完成」这个客观的事实,而是正在藉由问句託付给他一个任务;而他的回答只代表他了解任务,并且承诺参与其中、负起责任-而这正是对方需要得到的东西。

像我这样驽钝的读书人,总是一板一眼地用客观事实回答对方的问题,却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在问什幺。「这任务你3天之内能够完成吗?」这问题背后真正的问题是「这任务很重要,我们需要它3天之内完成,你愿意负起责任,在时限内把它搞定吗?」

在考试题目中,我学会了客观事实的描述和推断,能够很好地解释事物的定律和走向,却也习惯了总是朝「观察」和「解释」的方式来和世界相处,总是让事情顺势地发生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人的参与和介入是扰动定律的绝对因素,而我习惯的思考方式却缺乏了这些「人」的存在。

解析自己习惯的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思维法,背后代表的其实是:

    害怕承担责任,因此不敢将自己的角色放入整件事情之中,并改变未来。 害怕犯错,因此总是语带保留,避免逻辑上的错误事后被讨论指责。 没有意识到事情的根本在于「人」,而总想用「逻辑定律」来解决问题。

我觉得Winston文中的美国工程师,只是顺着他们习惯的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思维来回答问题。他们听到「这任务你3天之内能够完成吗?」思考的重点会放在「我愿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」、「对方是否希望知道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」、「这任务3天是否有可能解决」,快速思考过这些问题之后,他会快速地给出「没有问题,我可以完成」这个答案。

换句话说,这不是人格是否自信、胆怯的问题,而是由从小的教育、经历所带出并自然外显的思考过程。

在福尔摩斯里面有段剧情,福尔摩斯第一次见面时就对华生说:「你是从阿富汗来的军医吧!」他事后解释,由于思考过程太快,所以结论是直接跳到脑中的:

慢慢解析都可以说出一番道理,但在人与人问答的瞬间,我们的表现就是直接将不同世界观思维的结论讲出来而已。

不知不觉打了很长,最后我想就引用美剧《Suits》的主角Harvey Specter的一段话来作总结:

在美国,「Play the odds」的意思是依凭着「机率上」的优势来获得利益,例如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中,机率上整个赌场长期来看一定是赚钱的,这是是自然界的定律,一种客观的事实。而「Play the man」则代表把别人的需求、想法、情绪、动机……当作主要能够影响和计算的东西,而这样的影响全倚赖着「我」这个角色的存在。

「客观事实」是一个武器,但「人的参与」才是能成就伟大事业的基本。多多意识到自己的参与能影响别人、影响到整个事情的发展,创造自己想要的未来,我想这是必需要学习的课题。

注记补充:由于两种不同的世界观是经由不同的教育过程和经历所建立的,所以美国自然也有人会抱持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,而台湾也有许多人拥有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。

就我认知,台湾抱持「客观事实世界观」的人,有很多是认真的高知识份子,由于从小接受逻辑考试的训练,因此习惯了这样的解题思考方式。但我相信,有许多在人生经验中创办过社团、举办过活动的人们,则习惯于「参与未来世界观」,第一时间还是从「人」的角度去思考事情,习惯承担责任,并且相信未来是一定可以被创造的。


相关推荐